香港版 VOGUE 杂志终于创刊了,视频创意为《The

大奖888pt手机 1

香港版 VOGUE 杂志终于创刊了,首刊于 3 月 3
日摆上香港和澳门的报摊,封面人物两位,一位美国网红超模 Gigi
Hadid,一位是蜚声国际的中国超模孙菲菲,两人穿着 Chanel 2019
春夏高定礼服亮相。

2018 年 7 月,我随手 P 了一张易烊千玺出镜的 V 杂志假封面。

长期以来,《The
Face》一直是英国几代青年文化觉醒的源泉,被奉为反主流文化和酷儿文化的圣经

▲ 香港版 VOGUE 创刊号三款封面

▲摄影: 王子千

作者 | Drizzie

作为全球 VOGUE 家族的 26 名成员之一,香港版 VOGUE
由总部位于伦敦的康泰纳仕国际输出刊物版权,香港本土媒体公司 Rubicon Media
制作发行, 出版人欧咏诗,编辑总监黄源顺,俄罗斯造型师 Anya Ziourov
担任时装总监。

原图是他出镜的 L’Officiel 中国版 2018 年8 月刊封面大片。

媒体也是品牌,绕不开品牌复兴的问题。

首刊出街的同时,杂志还上线了繁体中文+英文双语官网。网站除了同步更新纸刊内容,还组建了数字内容团队编辑制作时尚、秀场、美妆、名人、艺术和生活方式领域的新鲜资讯和热门话题。

▲摄影:王子千

据纽约时报消息,在被Wasted
Talent集团收购后,已停刊的英国传奇青年文化杂志《The
Face》被重新启动,日前已通过Instagram账号宣布回归,计划于4月中旬推出官网theface.com,预计于9月推出纸质杂志,此前的月刊将变为季刊。

不过,首刊出街前两天,率先在网上曝光的封面却引发了巨大争议,随后杂志官方
Instagram
账号删除争议封面息事宁人,给人一种戏精附体借助争议名人炒作话题博关注的错觉。

大半年过去,今年 4 月 22 日,易烊千玺真的登上了 V
杂志封面,我算是押宝押中了。

值得关注的是,《The
Face》在Instagram的新头像为标志性的红色与黑色色块拼接,账号在两天内吸引了5800名粉丝。目前,Instagram发布了10则帖子,包括7段为官网预热的短视频。视频创意为《The
Face》经典红底标志悬浮在全球不同地点,并在定位一栏标明外太空、云端、伦敦、巴黎、中国等地,似乎暗示《The
Face》的宽阔视野以及遍布全球的影响力。

香港版 VOGUE 引发争议的封面,出自封面模特 Gigi Hadid。

▲摄影: Chris Colls

除此之外,该账号还发布了两条即时快拍,其中一张照片中的塑料水杯印满The
Face红色标识,与Supreme十分相像,似乎也透露了这个媒体品牌发展周边产品的意图。

▲ 摄影: Nick Knight, 造型:Anya Ziourova

很多国人因为这次易烊千玺封面知道了 V
杂志,更早前,很多国人知道它,是因为 Laga Gaga,她在过去 10 年拍过多次 V
杂志封面,而且每次亮相都相当惊艳。

新版《The Face》的Instagram账号在两天之内积累了约5800个粉丝

2017 年 2 月,Gigi
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她有一个模仿曲奇饼上眯眯眼造型的眯眼动作,而眯眯眼是国外几乎无人不知的歧视亚裔动作。眼瞅着事态严重,她删除了视频,并发布道歉声明,表示只是一个模仿动作,没有侮辱亚裔的意思。

▲ Lady Gaga 演绎的 V 杂志封面

目前新版杂志由Stuart
Brumfitt担任编辑,仍在组建中的团队刚刚搬进位于伦敦Brick Lane的办公室。

很显然,Gigi
装作不知情的态度,面对这两年在世界各地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不会有多少人对她发生态度转变。当年
11
月在上海举办的维密秀也不见她的踪迹,即便她已经通过了面试,还在微博发表了中文道歉声明,但没有人买账。

今天就来聊聊这本 V 杂志。

《The Face》是1980年在伦敦由记者Nick
Logan发起的先锋杂志,聚焦音乐、时尚和青年文化,杂志初期由Nick
Logan的企业Wagadon持有。长期以来,该杂志一直是英国几代青年文化觉醒的源泉,被奉为反主流文化和酷儿文化的圣经。

为何没人买账?因为她作为过错方和失礼方,并没有因为过错和失礼失去什么,反倒越来越红,这让无数觉得自己受到伤害的人只会对她越来越失去好感。

虽然 V 杂志创刊于 1999 年,但是它的故事得从 1991 年说起。

早期杂志以音乐为基调,首刊发布时便卖出56000份。由于启用Robert
Elms、Derek
Ridgers等年轻记者,杂志与当时英国社会的新浪漫主义运动合流。当时的特约编辑还包括Julie
Burchill,Jon Savage和James Truman等人,其中,James
Truman后来曾担任康泰纳仕集团的编辑总监。

此番香港版 VOGUE 创刊选择 Gigi Hadid
登上封面,难免会让很多人受不了,觉得杂志要帮她洗白。

1991 年,25 岁的菲律宾人 Stephan Gan 从 Parsons 设计学院毕业工作了近 4
年,正面临职业前景的困惑期,此前他做过编辑、作家、摄影师、造型师、设计师、模特,但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于是,他就有了创办杂志的想法。那年春天,专注时尚、电影、当代文化的
Visionaire 杂志横空出世。

《The Face》封面不乏David Bowie、Siouxsie
Sioux等传奇音乐人物和乐队。以音乐为核心,杂志主题范围不断扩大至英国活跃的地下夜生活、青年文化和时尚,在泛文化领域取得极大的影响力,特别是推动了英国社会性别认知的进步。

而出版人欧咏诗在首刊出街前接受美国权威时尚媒体 WWD
女装日报采访时发表的言论,更是煽风点火。她说:“香港所发生的事情完全独立于世界其他地方。”她还表示,虽然不排除中国内地和台湾的读者可能会对香港版
VOGUE
感兴趣,但是这本刊物主要面向香港以及在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等地的海外侨民。

▲ Visionaire 创刊号封面

如今活跃在时尚舞台上的造型师如Katie Grand、已故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现任迪奥男装艺术总监Kim Jones、已故造型师Judy
Blame等人都深受该杂志影响,很多人还参与到《The
Face》在80年代到90年代黄金时代的内容制作中。

此番言论异常玩味,莫非传媒人士想借助媒体手段宣扬政治诉求?Gigi Hadid
就是那颗拿来试探各方反应的棋子?

1990
年代,不仅是各路时尚设计师大展拳脚、大放异彩的黄金时期,时尚出版业对于任何一位创意家和野心家的态度也是非常友好的。

以歌手Robbie Williams为封面的1995年10月刊成为最为热销的一期杂志

撇开这段让人想入非非的言论,仅看 Gigi 引发的争议,场面就已经非常宏大了。

Visionaire 杂志三位联合创始人的另两位,Cecilia Dean
彼时即将从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系毕业,上大学之前她是一名很有抱负的时装模特,高中时就给时尚杂志拍片,高中毕业后去巴黎做了一年多全职模特才回美国上大学。James
Kaliardos 和 Stephan Gan 一样毕业于纽约
Parsons,他学的专业是化妆,Stephan 则是学摄影。

登上1998年4月刊《The Face》封面的已故设计师Alexander Lee McQueen

不少人发觉封面不是香港本土明星艺人,身心写满失望,再加上 Gigi
有歧视前科,很多人在网上质疑,甚至有人言辞激烈,“VHK
刚创刊,就可以停刊了。”

每一期 Visionaire
杂志都会定下一个主题,然后邀请时尚界、艺术界、演艺界的知名人士参与创作,用
Stephan Gan
本人的话来说,每一期都是“关于某个主题的集体思考”。每期内容呈现方式各不相同,没有所谓的硬广告,但有品牌赞助,因此很多期数给人的观感不是常规的纸刊,更像是跨界艺术品。

值得一提的是,该杂志最畅销的刊物于1995年10月出版,以歌手Robbie
Williams为封面的杂志售出了12.8万本。

▲ Instagram 网友评论截图

第 7 期,与Comme des Garcons 合作制作了“黑色”特辑。

《The
Face》的诞生从侧面推动了杂志出版业的繁荣。同样着眼于青年文化的《i-D》杂志也在1980年由设计师和前Vogue艺术总监Terry
Jones创立。《New Sounds》,《New
Styles》和《Blitz》等相似的竞争对手也相继出现。

▲ Instagram 网友评论截图

▲第 7 期 Visionaire 杂志

围绕该杂志著有《The Story of The Face: The Magazine That Changed
Culture》的作者Paul Gorman表示,很多人认为《The
Face》是时尚杂志,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本关注各种话题的杂志。曾为杂志拍摄封面的摄影师Jamie
Morgan表示,《The
Face》是反对时尚杂志的,它创造了一个新模板,那是在设计师和时装成为英雄之前,当时的英雄是图像和文化。

一位网友毒舌附体,“Gigi
的面部表情破坏了个画面,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一个性玩偶,而不是芭芭丽娜。”

第 18 期,来自巴黎手工制作的 Louis Vuitton
印花皮革信封包,里面装着杂志。

由ThamesHudson杂志出版的书籍《The
Face的故事:一本改变文化的杂志》,作者:Paul Gorman

注:Barbarella 是法国经典漫画人物,穿着大胆性感,简€€方达曾在1968
年的真人电影《太空英雌芭芭丽娜》中出演 Barbarella。

▲第 18 期 Visionaire 杂志

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也深受该杂志影响,他在2019早秋系列中的T恤和连帽衫上获准使用了《The
Face》杂志标志。Alessandro
Michele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它不仅仅是一本时尚杂志,而是对当时那个时代的视觉影像和文字记录的完美结合。

另一位网友表示,封面背景营造了很好的未来氛围,但是 Gigi
那张脸非常僵硬,完全不属于未来。

第 31 期,与Levi’s 合作推出的“蓝色”特辑,杂志外包装是一件牛仔外套。

新版杂志的编辑Stuart Brumfitt 20年前也是《The
Face》的忠实读者,他曾在17岁的时候向1999年的杂志投稿匿名信,称该杂志中一个专题给了他一线希望。

甚至有网友在摄影师 Nick Knight 的 Instagram 账号底下评论说,封面中的
Gigi 很像中国歌手张艺兴。

▲第 31 期 Visionaire 杂志

由于拥有一批忠实的狂热读者,早期《The
Face》还能够从广告和发行中获利,不过随着青年亚文化在千禧年间逐渐黯淡,《The
Face》的销量也开始滑坡。1999年7月,由于销量下降,以及来自《Dazed&Confused》等杂志的激烈竞争,Nick
Logan将Wagadon公司卖给了Emap公司,后者将《The Face》,《Arena》和《Arena
Homme+》纳入其生活方式部门。直至2004年3月22日,杂志宣布停刊,当时发行量已降至每月2.5万本。

▲ Instagram 网友评论截图

第 32 期,与Hermes 合作“何处”特辑。

大奖888pt手机,《The
Face》停刊后的15年间,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出版业至今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康泰纳仕在内的传统媒体仍在艰难挣扎、种种剧变还伴随着年轻读者和消费者生活习惯的更迭,时装作者Charlie
Potter表示,在互联网之前,年轻人通过他们的服装进行交流,现在他们则是通过手机。

Gigi
粉丝的评论一针见血,她认为自家爱豆成了杂志炒作的炮灰,而且她不喜欢封面,更好奇以后封面会发展成什么作风。

▲第 32 期 Visionaire 杂志

新东家Wasted Talent的首席执行官Jerry
Perkins称,过去15年他一直试图收购《The Face》,最终于2017年从Bauer
Media手中拿下这本传奇杂志。重新启动的新版《The
Face》正在试图以全新的视野和编辑思维打造这个经典媒体品牌,如何重新虏获多变的年轻读者也成为新的问题。

还有网友调侃封面标题,“‘我们着陆了’听起来有点自大,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很快就要复刊的希腊版
VOGUE 会说什么呢?‘我们回来了,b!tches! 你们怎么样?’”

第 37 期,以知名时尚主编 Diana Vreeland 在 VOGUE
工作期间的笔记为主€€,整体是一个红色文件夹,外面用一条红带包扎起€€。

据Stuart Brumfitt透露,新版《The
Face》将制作更多音频。随着当前越来越多人互相发送语音信息,取代了文本短信,他认为短信过时了,随着Podcast播客的崛起,音频将成为新的内容形式。

注:希腊版 VOGUE 曾于 2000 年创刊,2012 年休刊,新版将于今年 3 月 28
日复刊。

▲第 37 期 Visionaire 杂志

在内容创作团队的组建上,Stuart
Brumfitt主张从全球范围内各领域寻找创意人才,包括男装设计师Grace Wales
Bonner,以及No Vacancy Inn品牌的创始人Acyde和Tremaine
Emory。值得关注的是,他认为这些跨文化领域的人才活跃在世界各地,他们做的事情比记者做得事情更有趣。

在老牌时尚论坛 The Fashion Spot 网站上,网友对封面的讨论相对专业。

第 45 期,杂志邀请了 Donatella Versace、Hedi Slimane、Karl
Lagerfeld、Valentino、Alexander McQueen、Viktor & Rolf
等十位时装设计师,创作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玩偶。

《The Face》的新任品牌总监Jason
Gonsalves则透露,创意团队的背景混合了创意、电商、策展、市场营销,每个人都非常博学,身份界限十分模糊。他以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Off-White创始人Virgil
Abloh为例,他是一名创意总监、设计师还是出色的传播者,这些很难界定。

一位网友指出,一个西方模特+一个东方模特,如此东西相遇的作风,非常陈词滥调,而且英国摄影师
Nick Knight 和俄罗斯造型师 Anya Ziourova
都不是香港人,拍摄地也不在香港,何来东西相遇?该网友还质疑,杂志为何没有找到更了解亚洲/香港背景的人来参与创作,“我们不需要另一个英/美版
VOGUE。”

▲第 45 期 Visionaire 杂志

在商业模式方面,《The Face》则不再完全依赖传统媒体的收入方式。Jason
Gonsalves表示,新版杂志将考虑纪录片、品牌合作内容、电商等更多商业化变现模式,并且他提到要在时尚内容中加入即看即买的产品链接。

而在此前,编辑总监黄源顺表示,封面选择孙菲菲和 Gigi Hadid
旨在体现香港东西方融合的文化特点。

第 47 期,杂志包装内是十几种不同的味道。

无论如何,重新出发的《The
Fac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读者属性、内容环境和竞争环境均产生变化的今天,这本曾经的传奇杂志要找到与当下契合的定位并不容易。曾经的竞刊《i-D》杂志已经在时尚行业占据了重要地位,并依然致力于推动青年文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不同于在纸刊时代戛然而止的《The
Face》,《i-D》在线上已培植起了不可小觑的影响力,目前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50万粉丝。

3 月 3 日,杂志正式出街前,香港版 VOGUE 官方 Instagram 账号删除 Gigi
Hadid 出镜的单人封面,以此息事宁人。

▲第 47 期 Visionaire 杂志

刚刚开设Instagram账号的《The
Face》,在线上这个全新战场却是从零开始。不过,谁也不能预测下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新物种是谁。

三张封面不必多说了,但有一个小细节值得注意,VOGUE 字母 O
中的地区标识没有使用香港的英文缩写 HK,而是使用了全称 HONG
KONG,字体沿用了英国版的非衬线字体,而不是其它大部分海外版本采用的衬线字体。

但凡了解杂志的人,都会将 Visionaire
视为时尚杂志的最高水准,其开创性地与各路高端品牌和流行品牌合作输出内容和创意的双赢模式,影响了同时代以及后来的无数同行。

▲ 摄影: Nick Knight, 造型:Anya Ziourova

Visionaire 获得空前成功之后,V 杂志于 1999 年 9 月创刊。Visionaire 与 V
之间的定位差别,就如时装屋的高级定制系列和高级成衣系列。

目录页的版式设计很活跃。

▲ V 杂志创刊号封面 | 摄影:Mario Testino

▲ 香港 VOGUE 2019 三月刊目录页

V 杂志创刊第一期,标号为 1999 年 9/ 10 月刊,封面人物是裘德€€洛,摄影师
Mario Testino,造型师 Carine Roitfeld。

InVOGUE
版块内容非常精细,潮流资讯+搭配建议,这算是港台时尚杂志一直以来保持的优良传统,不放过任何一条新鲜资讯,也不浪费一寸一毫版面。

据裘德€€洛后来回忆,拍摄封面大片时,大家最开始按照常规的名人时尚肖像标准拍摄,但是摄影师
Mario 很会调动气氛,几个人在一起玩得很嗨,化妆师 Tom Pecheux
在他脸上涂上各种颜色,最终得到了一张非常戏剧化且动感的脸部特写照片。

▲ VOGUE HK 创刊号潮流资讯版面

▲摄影:Mario Testino

▲ VOGUE HK 创刊号首饰大片 |摄影:Lacey, 造型:Anna Castan

第一期 V 杂志推出,封面上如剪刀一般锋利的
LOGO,刺开了千禧年曙光的姿态,预示着它所要传达和彰显的“新的”时尚杂志态度。

海量的零碎资讯之后,就是 4
大专题版块,文化/Culture、美妆/Beauty、时装/Fashion、生活/Living。专题版块的开版摒弃了其他版本过去一直沿用封面版式的套路,采用入时的图文拼贴海报版式设计,有点小时髦。

从创刊开始,V
杂志就一直在寻找流行文化与时尚之间的美好中间地带,在这两个相互融合的领域里,V
杂志将新兴人才和行业标准配对,不仅要发现“新”,更要定义“新”。

▲ VOGUE HK 创刊号四大内容板块开版版面

▲ VMAN 创刊号封面 | 摄影:Mario Testino

文化版邀请到了刘嘉玲、梁咏琪、林嘉欣、容祖儿四位香港本土明星出镜,黑白照片由香港本地艺术家又一山人掌镜拍摄,取景地是四位女明星最喜爱的香港地。

V 杂志大获成功之后,在 2003 年正值都市美型男风潮正火时,推出了男士版本
VMAN。杂志创始人 Stephen Gan 则于 2001
年加入美国版《时尚芭莎》杂志担任创意总监,直到 2018
年初离开,之后又加入美国版 ELLE 担任创意总监。

▲ 摄影: 又一山人

作为 21 世纪标志性的风格时尚杂志,V
杂志创刊就自带高光,不仅有海量的创造性和先锋性时尚大片,还以聚焦全球青年文化和先锋文化人物的报道闻名。

有部分网友对这组黑白照片风格提出质疑,认为摄影师故意把女明星拍丑了,为什么不用彩色照片?为什么不拉皮?为什么不瘦腿?

每一期 V
杂志的封面人物,都是当下最炙手可热、最具风格姿态的明星、艺人、模特、名人,他们在封面上的形象,完全是颠覆性的,或者是全新的。

其实,这组照片风格会让人联想到享誉全球的香港摄影大师何藩。

▲ Lady Gaga 第一次亮相 V 杂志封面 | 摄影:Mario Testino

▲ 摄影:何藩

▲Brad Pitt | 摄影: Inez & Vinoodh

为了铺垫这部分内容,前面的资讯版块就穿插了四位明星的虚像海报。

▲ FKA Twigs| 摄影: Inez & Vinoodh

▲ 摄影: 又一山人

▲Prince | 摄影: Inez & Vinoodh

聚焦香港艺术家郑婷婷、石家豪和€€善勤。

▲Miley Cyrus | 摄影: Mario Testino

▲ 人物摄影:Calvin Sit

▲Rihanna & Kate Moss| 摄影: Mario Testin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大奖888pt手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