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区块链进入诸子百家阶段区块链是门好技术,药神现在累计票房已经超过18亿元人民币

最近公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药神)受到市场热捧。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天该影片已斩获18亿,连续7天第一。

把好莱坞大片“搬上”区块链,电影产业将发生什么变化?“好莱坞链”是全球第一个影视与区块链结合的平台,即通过区块链智能技术,建立新的社区和传播方式,以提高融资水平、增强发行力、降低发行风险。通过区块链,彻底改变影视作品的展示和预定方式,使用区块链分散发现和预定流程,给每个导演,制片人,演员,粉丝以公开透明平等的机会。但在中国的影视界,还没出现。影视和出版:数据易被操纵
变现手段单一五一上映的《后来的我们》首日以近3亿的票房刷爆朋友圈,但随之而来的票房造假风波又把该片推到风口浪尖——购票平台“猫眼”先买票后退票,通过自己大面积购入预售票,以预售票房保住院线排片后,再大批退票。而这背后,影片出品、发行、院线三方利益捆绑现象严重,一些制片公司同时拥有院线,一些购票平台本身就是影片发行公司,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同时还扮演本是独立第三方的数据记录员角色,数据结果为商业利益服务,而不是为市场及公众服务。进一步讲,票房造假事件揭开了发行方“锁场”、院线虚假排片、售票张冠李戴等违规操作,也倒逼行业改革与自净,催生了一些行业准则的细化,但由于相对不足的执行力和约束力在资本巨额利润面前力量薄弱,改观甚微。无独有偶,版权行业也没照顾到制作方和市场公众。一方面版权登记成本高,且登记流程耗时长达1个多月;另一方面,原创者无法了解作品被侵权的状况,侵权取证难,传统维权成本高;而行业最大的痛点在于IP变现渠道单一。目前当一个原创要申请著作权的时候,一般通过代理平台,支付非常高额的代理费。而国家的版权登记是不允许收取任何费用的,但是我们依然看到在收取上千的费用,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信息不对称、数据易操控、变现手段少、行业间协同差,基本成为了影视和出版的共同痛点。长此以往,只有垄断方获利,受伤的是制作方和公众,最后伤的作品本身,进而打击市场信心,不利行业发展。区块链:让数据真实
让市场说话区块链的数据交易特性之一就是维持真实性,数据结果难以篡改,这就很好避免利用购票平台漏洞进行大规模先买后退的问题,刷单行为也能得到遏制,且数据掌握在观众的节点里,并不存储于购票平台的服务器中,也就阻隔了平台方为了自身利益篡改数据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区块链对作者的确权行为如同查询数据库有迹可循,且上链登记速度非常快(不像传统登记需要1个月),每个节点由作者自己掌握,不会受中心组织控制,从而可以避免为了登记区支付昂贵登记费。在确保交易数据和登记信息完备准确后,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可以起到非常好的营销传播作用。以影视排片为例,目前排片的权利在院线,好作品的制作方一定希望排片率高点,而观众也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好片。这就可以进行链上的投票,用观众的投票去决定哪些电影值得高排片,而制作方出品方则需要用工作量去证明它的片子是好片。而版权在进行可查询、可分割、可转让的区块链登记后,链上可以做一个IP资产交易平台,这个IP在通过共识算法审核后,就可以在上面生成作者专属的数字货币。这个token,既可以在链上的其他交易对象(IP购买方)中流转,同时也可以对经过节点授权的用户开放。目前对于IP资产交易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周期性项目,一些原创本身缺少资本对它进行孵化,但是又非常高的变现价值的IP作品,它可能是一个发行Token之后进行实物的返还,或者用一定的溢价做金融产品,它会进行Token的销毁给予投资者一定的回报。第二是持续性的项目,发行的token不必销毁(因为有持续作品输出),可以直接作为用户的支付手段,而作者和投资人的权益可以在二级市场变现。反观影视行业产业链更长,制作前期和上映变现的方式就会更多。制作方可以借助token实现链上节点观众的众筹,这个token由制作方单一发行,认筹的节点用户可以通过标准化的智能合约进行撮合,片方在预告后用户决定是否确认认筹成功,而片方将提前通过众筹收回制作成本。节点用户通过将影评上链,观影数据可以悉数被出品、发行和院线掌握,院线可以对排片进行数据分析并科学安排,排片行为也就由市场(观众)决定,也正因为由市场决定,院线的上座率也会得以最大化,分得的票房利益也就会更多。至于目前在商业模式上存在对赌的制作、出品、发行来说,通过联盟内部的授权可制定灵活的智能合约,并锚定电影数据,既能让商业交易行为在人为减少干预的情况下正常化,同时还能将协议中的IP进行二次流转变现,即在链上开放API接口接入视频网站,打通影视制作发行上映到二次传播的通道,一旦这个通道打开,庞大的用户群体将为IP各方的变现提供最直接的支持,从而减少沟通环节中的摩擦成本。中国区块链进入诸子百家阶段区块链是门好技术,也是好方案好生态。但由于B端对区块链不够熟悉,也缺乏标准化的孵化和培训,而BAT或中钞暾兰这些主流服务商也基于各自主业范围进行区块链业务改造,剩余具备区块链技术并发行token的项目方,也在百家争鸣阶段。基于这些原因,行业大规模应用还缺乏共识基础。但区块链带来的好处已经逐步进入利益主体的视线当中,无论影视还是版权,抑或其他需要确权维权IP变现的业务,都会在区块链业务改造中发挥优势。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不止是区块链技术供应方,还有区块链技术使用方,现象级的行业应用不远了。(链向财经)

2016年12月14日20点,国内首家区块链实体资产众筹平台欧陆众筹,上线了《西游2·伏妖篇》影视投资份额项目,投资总量在120万人民币,项目期限为1年,众筹固定收益为5%,项目分红保守预计高达30%至60%。《西游·伏妖篇》是由周星驰与徐克联手打造,阿里影业出品,吴亦凡、林更新、姚晨、林允、包贝尔、巴特尔、杨一威、大鹏、王丽坤、汪铎、张美娥主演的古装魔幻喜剧。2013年由周星驰导演监制的《西游·降魔篇》作为大话西游前传,上映之后连破多项票房纪录,成为当年的中国票房总冠军,作为经典怀旧IP的西游系列主题电影,已经成为周星驰最具影响力的电影之一。做最接地气的“区块链”欧陆众筹成立于2015年中旬,是国内首家全部以实体企业做资产凭证的区块链众筹平台。2015年5月,欧陆众筹上线之初便首发了深圳永诺尚电子投影仪众筹项目,发行了代币“智能投影资产”
,半年的时间该项目分红了三次,年化收益率高达50%以上。《西游·伏妖篇》花絮截图目前包括《西游2·伏妖篇》的众筹,欧陆共有四个项目在手;分别为:永诺尚电子投影仪、丹慕妮尔高端女装、令狐冲烤鱼和《西游2·伏妖篇》,其中除《西游2·伏妖篇》以外其他项目均完成众筹并定期分红,每个项目的代币也可在安邦数字资产自由交易。和多数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不同的是,欧陆平台对项目的考察及其严格,只上线有稳定盈利的PE项目。创始人孙永刚表示,欧陆是国内首个区块链交易平台,并不是随随便便的众筹个项目,再拿个代币来交易,欧陆是在用区块链的理念来办事儿,要使区块链这个词变得更接地气一点。跨界合作,跑的再快点《西游2·伏妖篇》影视投资份额的众筹在12月14日晚8点开始,持续三天,是欧陆上线以来众筹周期最短的项目,众筹项目书刚开始公布,投资者们便摩拳擦掌,用户投资的热情持续高涨。除了跨界合作的项目创意,超强票房号召力导演及巨星阵容、经典IP和冠军口碑,加上项目的固定收益和分红,都成为这次众筹的亮点。当然,电影投资本身也是一个高收益的行业,下面让我们看一组数据:《大圣归来》投资人均赚25万。
《失恋33天》投资1500万赚取3.6亿票房,投资产出比达到1:24。《泰囧》投资3000万票房12.64亿,投资产出比高达1:42。投资只有2000万的《煎饼侠》票房达到12.7亿,以1:63.5的投资回报远超以上三部影片等。谈到此项目,孙永刚表示,欧陆从平台上线开始,就一直在进行跨界合作,每个项目都堪称是行业内的经典Case,这次《西游2·伏妖篇》影视投资份额的众筹,我们把它看做是一种尝试,以后可能会在欧陆不断衍生这种“尝试”。这种跨界的合作吸引的不仅是行业内的用户,更多的是行业外的用户,比如“粉丝效应”,相信谁都会给自己的男神女神投上一票,利用区块链进行影视份额投资的众筹绝对可以“跑得再快一点”。

对此,有读者对记者表示,药神结合区块链可能会诞生更多让大家泪崩的电影,而且这种模式可以复制到包括电影在内的文娱产业,会让整个文娱市场爆发出洪荒之力。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被分掉的票房

药神现在累计票房已经超过18亿元人民币,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增长,超过30亿元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有人可能觉得,制片方大赚了一笔。

But,记者想说,制片方最后拿到手的钱可能较为有限,这30亿还要挤出一大桶水。

一部电影的利润获得途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式:

票房分账

版权收入

政府补贴

大奖888pt手机 ,行业补贴

商务合作

其中,票房分账占据影片总收入的80%左右,剩下的其他方式仅能赚点小钱。可在占大头的票房收入中,最后制片方能够拿到的也只有一小部分。

一般情况下,影片所有票房收入计入电子售票系统,数据统一汇总到中国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办公室(简称专资办)。以专资办的统计数据作为各方分账的依据。(PS:这里小票更正一下,最终片方结算所使用的数据,为中数所提供。)

所有影片收入首先缴纳3.3%的特别营业税,及5%的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剩余的91.7%认定为一部电影的可分账票房。

可分账票房中,电影院及院线提留57%,中影数字提留1-3%的发行代理费。剩余的40-42%归于电影制片方和发行方(大部分情况为40%)。

影片的发行方会收取归属制片发行方部分票房的5-15%作为发行代理费用。即为可分账票房的2-6%作为发行代理费。

很多情况下,发行方预付影片的宣传发行费用,这时发行方会收取12-20%的代理发行费。

如果发行方承诺发行保底、买断发行、预付制作费用等方式,将收取更高的发行代理费用。

部分影片同档期处于竞争劣势,出于增加影片排映场次的目的,给影院及院线承诺票房返点。返点一般占到可分账票房的3-5%。

制片方回收的票房回款公式为:1*(1-0.033-0.05)*40%*(1-0.1)=0.33为一般情况下的制片方分账。

以上情况为例,一部最终票房1亿的影片,回收的票房回款为3300万左右(地区不同,会有较大的浮动)。

也就是说,倘若药神票房是30亿,最后回到票房也就10亿,然后制片方内部再具体分钱。

So,说了半天,区块链怎么来提高收益呢?

区块链释放药神之力一:ICO减少代理费

从上述分账方式中,我们可以发现,一部影片制片方之所以最终获得利润有限,是因为众多的参与方分掉了其中的利润,它们为电影的制作、宣传、放映提供了资金、服务。

其中,针对于电影项目制作所需要的资金方面,区块链就可以提一个新的融资渠道ICO众筹。

那么问题来了,区块链众筹有啥好处呢?

首先,电影制作方不用担心资金问题,融资周期更加快速、成本更低,而且在影片发行过程中更具有主导优势。例如像发行方承诺发行保底、买断发行、预付制作费用等方式,将收取更高的发行代理费用这类现象,将会大大减少。

其次,在非区块链众筹项目中,很多众筹平台的往往会收取5%到15%的服务费,也就是说只有80%左右的费用最终被用到项目中,收取的服务费会用于众筹平台的运营,或是众筹平台以同等的资金体量入股到项目中。

再者,全部的募集资金都会用于到影视项目的制作,投资人可以明确看到自己的资金去向与最终收益。

很多有想法的年轻导演可以通过ICO众筹的方式解决资金困难,让他们更加集中精力于电影创作的本身,而不是把精力花费在四处找钱的过程中。这对培养我国新生代导演的意义,你说大不大?PS:14亿中国人就那么几个知名导演,供需严重失衡啊。

区块链释放药神之力二:粉丝经济增强与观众利益绑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大奖888pt手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