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意义上的穿越爆款剧,有第一部光环加持的《双世宠妃2》虽开播时

穿越的前世今生

继宫斗剧、玄幻剧之后,网剧市场最近又开始了新一轮穿越剧的风潮。

原标题:穿越剧变迁史编者按:本文来自娱乐产业,作者时空恋旅人,创业邦经授权转载。穿越剧一度是市场接受度颇高的影视题材。国内的《寻秦记》《宫锁心玉》《步步惊心》,国外的《仁显王后的男人》《屋搭房王世子》,都曾引发过热烈讨论,成为当时的市场爆款。现如今,穿越剧仍然在保持一定的产量输出,但受到各方面因素影响,无论是在题材风格还是内容质量上,今时今日的穿越剧相较以往都发生了相当明显的变化。TVB《寻秦记》成港剧经典,《宫》《步步惊心》同台打擂国产穿越剧的历史相当悠久,早在1990年,TVB就曾播出一部家庭穿越题材的《回到未嫁时》,讲述一个女人因不满婚姻生活,穿越回过去,想改写人生的故事。《回到未嫁时》剧照这是港剧历史上的第一部穿越剧,也是国产剧历史上的第一部穿越剧。虽然两位主演黎明、周海媚都相当大牌,但由于该剧的播出距今已有29年,因此大多数年轻的内地观众都比较陌生,远不如对另外一部同样由TVB出品的穿越剧《寻秦记》来得熟悉。《寻秦记》剧照毫无疑问,《寻秦记》是一代人心目中的港剧经典。在豆瓣上,这部2001年的古早电视剧打分人数超过7万,评分8.4,成绩相当亮眼。其影响力一直延续到今天,去年就曾被翻拍成内地版,今年也频频传出电影改编的消息,足证该作的经典性。相较TVB,内地的穿越剧来得稍晚一些。2003年,内地播出第一部穿越剧《穿越时空的爱恋》,由徐峥、张庭主演,讲述一个现代女子穿越回明朝,与明朝皇太孙朱允炆发生的爱情故事。《穿越时空的爱恋》宣传海报上打着大大的“《寻秦记》姊妹篇”旗号,当年播出时一度创下10%的收视纪录,也称得上一部成功的作品。在此之后,《魔幻手机》《神话》《古今大战秦俑情》等内地穿越剧相继播出,都取得过不同程度的关注。《穿越时空的爱恋》为内地穿越剧打开了一扇门,但内地穿越剧的最风光时刻,还要后移到2011年。当年,《宫锁心玉》《步步惊心》两部相似度极高的清穿电视剧先后在暑期档、国庆档播出,在将杨幂、刘诗诗两位85后小花送上事业高峰的同时,也为后来的穿越剧产量大爆发埋下了种子。某种程度上,《宫锁心玉》《步步惊心》很像宿命中的对手。两部剧背后的故事,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杨幂、刘诗诗两位前闺蜜靠同一题材剧走红,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感。至于两剧幕后大boss于正、蔡艺侬上演的“贴吧大战”,也极富戏剧性。抛开两部剧身后的恩怨情仇,客观来看,这两部剧都是当年绝对的市场爆款。在播出之后,《宫锁心玉》不仅推出《宫2》《宫3》两部续集,还推出衍生网络剧,以及电影版;《步步惊心》也曾推出续集与电影版,甚至争气地将版权卖到了邻国,原著作者桐华也借此知名度大涨,顺利卖出多部小说的影视化版权。政策踩雷,原汁原味的穿越剧“沉寂”在国内生产影视剧,政策的慰问是绕不开的一环。尤其正在风头上的热门题材,往往会成为政策的重点慰问对象。《宫》《步步惊心》都是清穿剧,将虚拟的戏剧主人公放置在清康熙年间真实的“九子夺嫡”历史背景下,不可避免涉及到对真实历史的臆想、猜测甚至是杜撰、篡改。作为“清穿三座大山”之一,《步步惊心》原著被奉为穿越小说经典之作,原作中曾有极长篇幅流露出创作者对真实历史的不信任。作者桐华曾在原著下册第16章借书中人物八福晋之口,表达了对唐朝“玄武门之变”后所有记载历史的否定。《步步惊心》原著下册第13章截图虽然剧版删去了这一段,但整部作品质疑真实历史的创作倾向却是改变不了的。至于历来野史中流传的雍正篡位这一假说,《宫》《步步惊心》都予以了化用,显然也是不符合主流价值观所认定的真实历史的。政策监管不会对这种戏说历史、误导青年观众的行为置之不理,“慰问”紧随其后而来。2011年,广电总局指示“禁止宫斗戏、穿越剧在上星频道黄金档播出”,随后播出的《宫2:宫锁珠帘》虽然沿用了“宫”系列IP,但已经不是原汁原味的穿越故事。整部剧成了女演员片场拍摄日记,彻底划清了与“穿越”二字的关系。近几年根据穿越小说改编而来的电视剧,诸如《庆余年》《扶摇》《将夜》《楚乔传》《凤囚凰》《独步天下》等,或因为上星考虑,或因为其它方面原因,都不约而同隐去原著的穿越元素,也是求生欲爆棚的一种表现。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宫》《步步惊心》成就了内地穿越剧的高光时刻,也成了内地穿越剧最后的绝响。后穿越时代花样百出的,“漫穿”“机穿”“快穿”《宫》《步步惊心》之后,穿越剧自绝于卫视黄金档,但在监管环境稍微宽松一些的网络视频平台,穿越剧仍然在保持输出。《寻秦记》《宫》《步步惊心》的精髓在于,它们在穿越这一戏剧设定下,将主人公置身于真实历史事件之中,带来了一种“结局早已注定,你为改变历史所走的每一步都会反过来成就历史”的宿命感。在架空的戏剧设定中,没有真实人物与真实环境作依托,大结局全靠编剧一支笔,蝴蝶效应所导致的无法挽回的宿命感与悲情感不会如此强烈,带给观众的震撼感也大打折扣。以2018年网剧版《寻秦记》与2001年TVB版《寻秦记》为例。在2001版中,21世纪的现代人项少龙穿越回千年前的秦朝,文明社会的现代人思维与大一统之前的中央集权政治制度相碰撞,戏剧冲突自然而然产生。主人公为适应古代生活闹出的乌龙,以及在不同政治人物间小心翼翼斡旋的戏谑感是最有吸引力的看点。2018版《寻秦记》将主人公设定为来自未来世界的科幻人物,生活在21世纪的观众很难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比照主人公的所作所为,代入感大大降低,故事的悬浮感则上升了不止一个level。全剧仿佛机器人大秀科学发明与创造的闹剧,观众不仅不会发笑,反而会感到无所适从,极为尴尬。观众对内容的容忍度在降低,穿越剧也不得不在扑街中进步、在扑街中创新。简单的“古穿今”“今穿古”已经满足不了见多识广的年轻观众,“机穿”“快穿”“漫穿”等脑洞大开的新品类应运而生。近期上线某网络视频平台播出的《惹不起的殿下大人》是近几年较为流行的“机穿”题材,两位主人公在VR技术辅助下,穿越进游戏世界,展开争夺皇位的斗争。“快穿”题材也有相应的成品。去年播出的《炮灰攻略》中,主人公N次在不同时间、空间中穿越,以不同的人设与身份经历不同的故事。在网络小说平台,快穿题材也取代了曾风靡一时的“清穿”,呈遍地开花之态。至于邻国市场,隔壁的韩国在投资100亿的《信义》与大费周折购买版权的《步步惊心·丽》双双“折戟”之后,对循规蹈矩的“古穿今”“今穿古”也兴趣不再,开始流行起了“漫穿”。《信义》剧照2016年播出的《W两个世界》与今年在微博掀起一小波追剧热潮的《偶然发现的一天》,都属于“漫穿”题材。主人公意外穿越进漫画世界,为了改变命运竭尽全力,产生一系列缠绵悱恻的情感纠葛。《偶然发现的一天》剧照这种题材变化与观众的内容期待值日益提高有关,并且原汁原味的穿越剧也不再能创作,现有的市场环境下只能生产出这些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新内容。表面上看,穿越题材推陈出新,不断向市场输出新作品,但是,很多剧集只是打着穿越题材的幌子,将穿越当作一种宣传噱头,故事刨去穿越元素,也丝毫不受到任何影响。对于这样的作品,“穿越”二字的精髓已经不在,观众岂会买账?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TVB《寻秦记》成港剧经典

而压了五年终于见光的《杨凌传》,则因为魔改太多,一播出就收到了无数口水,就连原作者月关都忍不住下场轻吐了一下。

本轮穿越剧的集体低迷,并非偶然。《双世宠妃》第一部能拥有一定的热度,一则靠甜宠的风格,二则靠剧中“两个曲小檀”的设定,正在播出的第二部看似设置了“两个八王爷”的创新,其实不过是把第一部女主的设定放到了男主的身上。《唐砖》和《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无法拥有话题度,同样也是因为创意上严重贫血,故事落于俗套,看似正向的内容里夹杂了太多无意义的嬉笑,显得不伦不类。

相较TVB,内地的穿越剧来得稍晚一些。2003年,内地播出第一部穿越剧《穿越时空的爱恋》,由徐峥、张庭主演,讲述一个现代女子穿越回明朝,与明朝皇太孙朱允炆发生的爱情故事。

实际上,除了以上两点原因,最根本的还是穿越剧和武侠剧一样,都是一个过时的存在。一则是它们最初兴起的本土穿越小说和武侠小说已经被主流文化所抛弃了,成了过去的经典;二则是它们古穿今今穿古的故事表达方式与当下观众的主流审美脱节了,也再很难再带出新意。

事实上,穿越剧并不是一个新物种,而是一个拼凑出来的剧集类型。内容上是权谋、宫斗、爱情、职场等多种元素的拼凑,形式上是古代、现代、历史等的拼凑。“为了穿越而穿越”的弊病不改,这个剧集类型只会加速衰亡。正如著名穿越小说《梦回大清》作者金子所说:“我想着如果自己处于那个风云迭起的年代,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和选择,所以写了一个穿越的背景,但不是为了穿越而写故事,是为了故事的需要而穿越。”

毫无疑问,《寻秦记》是一代人心目中的港剧经典。在豆瓣上,这部2001年的古早电视剧打分人数超过7万,评分8.4,成绩相当亮眼。

创业潮席卷了整个卫视,而穿越风则刮遍了视频网站。

如今,穿越剧看似招式花样繁多,古穿今、现穿古、男穿男、男穿女、女穿男等等,故事表达方式也越发网络化,甜宠、喜剧等相对轻松戏谑的风格成了主流,却也越来越不走心了。今年网播的穿越剧,都打着“年轻人的菜”旗号,把故事戏剧化的部分无限放大,剧情逻辑混乱,内里精神空洞,全靠无厘头博眼球。这样的做法虽然为穿越剧吸引了一定受众,却也让其成了大部分观众眼里的“雷剧”,最终使想借网重生的穿越剧被束缚在小众圈子里。

*大奖888pt手机,*后穿越时代**花样百出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穿越剧并不是一个新物种,而是一个拼凑出来的剧集类型。内容上是权谋、宫斗、爱情、职场等多种元素的拼凑,形式上是古代、现代、历史等的拼凑,历史依据上是史实和戏剧杜撰的拼凑。

继宫斗剧、玄幻剧之后,网剧市场最近又开始了新一轮穿越剧的风潮。搜狐的《我在大理寺当宠物》、腾讯的《双世宠妃2》、爱奇艺的《唐砖》、优酷的《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这几部当下视频网站的主打热播剧,

​2016年播出的《W两个世界》与今年在微博掀起一小波追剧热潮的《偶然发现的一天》,都属于“漫穿”题材。主人公意外穿越进漫画世界,为了改变命运竭尽全力,产生一系列缠绵悱恻的情感纠葛。

到2015年,《太子妃升职记》在乐视播出后,穿越剧又在视频网站掀起了新热潮,随后类似《太子妃升职记》一样的穿越神剧,一波接一波的在各大视频网站播出。

搜狐的《我在大理寺当宠物》、腾讯的《双世宠妃2》、爱奇艺的《唐砖》、优酷的《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这几部当下视频网站的主打热播剧,都在以不同的角度上演穿越大戏。集结了张佳宁、张智尧、袁咏仪的《唐砖》,开播当日,何炅、王凯、易烊千玺等众多明星在微博上为其宣传助威,可观众却并不买账,播到现在依旧没能翻起多少水花。同样的平淡反响,也出现在同期播出的其他穿越剧上。


不过,《寻秦记》虽不是鼻祖,但穿越剧的时代确实是由它开启的,次年播出的《穿越时空的爱恋》又再一次助推了穿越风潮,而这两部剧也基本上奠定了国内穿越剧的两大主调事业和爱情。

自2001年《寻秦记》《穿越时空的爱恋》等剧开启内地穿越剧风潮后,以穿越为主题的剧集层出不穷,2011年的《宫锁心玉》《步步惊心》等清宫穿越剧的热播,更是让这一类型剧达到高潮。随着2015年网剧《太子妃升职记》横空出世,穿越剧从清朝、秦朝等朝代跳脱出来,积极融合新鲜元素,试图打造出颇具颠覆性的穿越奇观。不过,随着穿越剧更新换代,真正意义上的穿越爆款剧,却也越来越难寻觅了。

《穿越时空的爱恋》宣传海报上打着大大的“《寻秦记》姊妹篇”旗号,当年播出时一度创下10%的收视纪录,也称得上一部成功的作品。在此之后,《魔幻手机》《神话》《古今大战秦俑情》等内地穿越剧相继播出,都取得过不同程度的关注。

《寻秦记》是公认的穿越鼻祖,但实际上,国内最早的穿越剧并不是它,而是1990年周海媚和黎明主演的爱情喜剧《回到未嫁时》。剧里周海媚饰演的八妹,因为一部神奇的游戏机穿越回到了四年前,与黎明饰演的浩然重新追爱。

近期上线某网络视频平台播出的《惹不起的殿下大人》是近几年较为流行的“机穿”题材,两位主人公在VR技术辅助下,穿越进游戏世界,展开争夺皇位的斗争。

起初,这种拼凑而成的陌生感确实能给观众带来新鲜,但时间一长,观众明白了套路,再加上穿越剧本身内容的同质化问题日益突出,观众自然也就爱无能。

国产穿越剧的历史相当悠久,早在1990年,TVB就曾播出一部家庭穿越题材的《回到未嫁时》,讲述一个女人因不满婚姻生活,穿越回过去,想改写人生的故事。

《唐砖》《杨凌传》和《寻秦记》一样属于事业型穿越,讲得是小人物or无名英雄的成长奋斗史;《双世宠妃2》则与《穿越时空的恋爱》同属一类,说得是才子佳人的爱情童话。但这两种类型基本上都是混在一起的,谈恋爱的时候也会做点事业,拼事业的时候也会收获恋情。

以2018年网剧版《寻秦记》与2001年TVB版《寻秦记》为例。在2001版中,21世纪的现代人项少龙穿越回千年前的秦朝,文明社会的现代人思维与大一统之前的中央集权政治制度相碰撞,戏剧冲突自然而然产生。主人公为适应古代生活闹出的乌龙,以及在不同政治人物间小心翼翼斡旋的戏谑感是最有吸引力的看点。

这样的做法虽然为穿越剧吸引了一定的受众,却也让其成了大部分观众眼里的神剧,最终使想借网重生的穿越剧被束缚在小众的圈子里。

2018版《寻秦记》将主人公设定为来自未来世界的科幻人物,生活在21世纪的观众很难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比照主人公的所作所为,代入感大大降低,故事的悬浮感则上升了不止一个level。全剧仿佛机器人大秀科学发明与创造的闹剧,观众不仅不会发笑,反而会感到无所适从,极为尴尬。

穿越的招式花样繁多,古穿今、现穿古、男穿男、男穿女、女穿男、本体穿、魂体穿等,故事表达方式也越发网络化,甜宠、喜剧等相对轻松戏谑的风格成了主流,穿越剧俨然成了下饭剧,这也正是想借网重生的穿越剧无法重回巅峰的原因。

这是港剧历史上的第一部穿越剧,也是国产剧历史上的第一部穿越剧。虽然两位主演黎明、周海媚都相当大牌,但由于该剧的播出距今已有29年,因此大多数年轻的内地观众都比较陌生,远不如对另外一部同样由TVB出品的穿越剧《寻秦记》来得熟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大奖888pt手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